《重振大明》朱宇洪承畴最新章节阅读_重振大明最新热门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重振大明》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韭菜东南生”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振大明》内容概括:穿越回明末,崇祯、多尔衮、李自成、张献忠、且看如何在这天崩地裂、枭雄奸雄并起的大时代中,卷起千堆雪!…

小说名:重振大明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韭菜东南生

主角:朱宇洪承畴

抖音热推小说《守寡第一天丈夫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免费章节-守寡第一天丈夫从棺材里爬出来了阮芽封迟琰全文阅读

《重振大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 抚军京营

  其实明朝皇帝的收入还是不少的,一共有内府十库,包括内承运库、承运库、广惠库、天财库、广源库、赃罚库、供用库,每个库都有相应的收入,加在一起,就是皇帝一年的总收入。

  如果是和平年代,这些府库的收入,足够皇帝支付京营的军饷,并且每年都会有小小盈余,隔三五年,修个宫殿花园什么的,也不用跟户部伸手要钱。

  但到了万历皇帝的时候,因为开支巨大,内库银子不够用了,所以万历皇帝开始派遣太监采矿,到处征收矿税。

  而矿税的出台,遭到了文官们的强烈反应,文官们认为皇帝富有四海,不应再横征暴敛,为了抵制矿税,被廷杖贬职的文官不在少数。

  但讽刺的是,正是因为有万历皇帝积攒的三千万两的矿税,大明朝才能有万历三大征,才能源源不断地向辽东输血,才可以应对接连不断的各种天灾人祸,

  如果没有这三千万两的挹注,明朝的财政早就崩溃了,根本支持不到崇祯朝。

  而万历皇帝临终前下旨废除“矿税”,从此,大明朝的财政就在崩溃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京营的欠饷已经是常事。

  崇祯不是不发,而是真发不出来啊。

  可现在儿子却在外面夸下海口,他这个当老子的可怎么办?

  如果是一般人,他当然可以赖账,我儿子说的不算,军饷,不发。

  但他是皇帝,儿子是皇太子,都是金口玉言,如果他赖账,不承认儿子的话,那皇家威严何在?

  儿子还能当太子,未来还能继承大统吗?

  “陛下,太子来了。”

  王承恩在帘外禀告。

  “让他进来。”

  崇祯早已经等不及了,他要知道,朱慈烺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拿什么去给十万京军发军饷?

  “儿臣叩见父皇。”

  朱慈烺跪倒在地。

  “你干的好事!”

  崇祯没有让朱慈烺平身,而是表情严肃,语声严厉的说:“打了阳武侯的屁股,还斩了一百颗人头,你是不是觉得,你身为皇太子,就可以肆无忌惮,胡作非为?”

  “儿臣不敢。”

  朱慈烺恭敬回答:“阳武侯麾下的神机营操练废弛,军纪败坏,已经没有一战的能力,辜负了父皇对他的信任,儿臣打他板子还是轻的,儿臣恨不得斩了他的头!”

  崇祯哼了一声,对儿子这番话,他心里是赞同的,不过表面却不能承认。

  “至于一百假兵的人头,儿臣更是痛惜,徐卫良身为三品武官,父皇对他的荣宠不可谓不高,可他居然吃空饷。

  每年领三万人的军饷,营中却只有一万八千人,且大部分都是老弱残兵,儿臣给他算了一笔账,这些年来,他最少贪墨了五十万银子!”

  “贪墨已经是死罪,想不到他居然还雇了一些街头混混,冒充京兵,想要蒙混过关。

  那些假兵,听起来无辜,但细想却都是胆大包天之徒,为了一两银子,就敢冒充京兵,未来有人给十两百两,岂不是连官员皇家都敢冒充?

  何况冒充京兵本就是死罪,为了朝廷的尊严,儿臣不得不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个中隐情,还望父皇明鉴。”

  崇祯有点被说服了,但脸色依然严厉,哼了一声,拍一下桌子:“还不知罪?难道朕说你说错了吗?”

  朱慈烺赶紧认错:“儿臣知罪了。”

  崇祯脸色这才稍缓,但语气依然严厉:“这种荒唐事,以后绝不可再犯了,纵使有罪,也要交给有司,绝不可私自处置,不然就算朕想饶你,祖宗律法也饶你不得!”

  “儿臣知道了。”朱慈烺暗暗松口气,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被责罚的准备,斩一百人头,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没有这一百人头,他就没有办法竖威,也没办法进行下一步。

  畏威而不怀德,是大多数人的毛病,但崇祯十七年的脚步声声踏近之时,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恩施”,只能采用效果更快的“峻法”。

  如此方有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扭转京师三大营的风气。

  “这两件事就不提了,朕问你,你说一月之内解决京营的欠饷,又是怎么回事?”

  “回禀父皇,徐卫良家中抄出的钱粮,差不多八万两,足够京营一月的军饷了。”

  “剩下的五个月呢?你又想抄谁的家?”

  崇祯问,崇祯也是聪慧之主,他隐隐已然猜到了朱慈烺的办法。

  “剩下的五个月,还在徐卫良的身上。”

  “嗯?”

  “右掖营这些年多拿了五十万的军饷,但并不是徐卫良一人独吞了,而且这事也不是徐卫良一人能做到的……”朱慈烺意有所指。

  “你是说成国公、定国公?”崇祯面无表情。

  朱慈烺不承认,不否认,他表情已经是答案。

  “可有证据?”崇祯问。

  “没。但徐卫良……”

  崇祯打断他的话,怒道:“没有证据你就敢乱说?!

  成国公定国公都是随我太祖高皇帝开疆拓土的功勋后代,岂是轻易能动的,别说没有证据,但有什么证据,也要三法司共同审理才能定罪,你一个黄口小二何敢口出狂言?

  难道你想让天下人以为,朕为了区区一点军饷,就构陷忠良入狱吗?”

  朱慈烺连忙叩首:“儿臣知错了。”

  心说他们两人算什么忠良啊?

  崇祯气呼呼的走了几步,站住脚步,脸色阴沉:“不过阳武侯薛濂是可以动一动的。朕已经让骆养性去查了,看看这些年,他在神机营究竟贪墨了多少银子?”

  骆养性,锦衣卫指挥使。

  虽然都是世袭的勋贵,但份量显然不同,朱纯臣徐允祯是国公,祖上赫赫威名,故交姻亲,门下子弟,遍布朝野,崇祯不能轻易动他们,

  而阳武侯薛濂只是一个侯爷,份量轻的多,且薛濂身为神机营的指挥使,神机营出了问题,他负直接责任,就算崇祯将他革职下狱,其他勋贵也说不出什么。

  崇祯显然也是有点急了,儿子夸下海口,自己却没有银子,成国公和定国公不能动,那就只能动阳武侯薛濂了,否则以他的脾气,绝对不会轻易向勋贵开刀的。

  “朕刚问了,内库还有三十万两银子,如果一月后实在没有办法,你就都拿去吧。”

  崇祯板着脸。

  为了儿子的信誉,崇祯也是拼了。

  一股酸意涌上朱慈烺鼻尖,鼻子一酸,眼眶也**。

  “谢父皇。”

  朱慈烺跪伏在地。

  这三十万银子看起来好像很多,但却顾着内廷几万人的开销,均摊下来,根本没有多少钱,一旦没有了这笔钱,而其他钱又收不上来,内廷就要举步维艰,连油盐酱醋都买不起了。

  听起来是一个笑话,皇帝居然会为了钱而发愁,但在大明,在崇祯朝,却一点都不新鲜。

  崇祯鬓间的白发,龙袍下摆里衬上的补丁,还有母后宫里的织布机,每每看见,朱慈烺总忍不住的心酸。

  “起来吧。”崇祯叹口气,对儿子今天的表现,整体来说,他是非常满意的。

  如果不是儿子,他说不定还要被朱纯臣徐允祯欺瞒多久呢,不过皇帝的威严,帝国的荣辱,让他不能当面认同儿子的所为。

  朱慈烺却不起来:“父皇,儿臣有两件事相请。”

  “又是什么事?”

  “儿臣想去京营抚军。”朱慈烺说。

  京营抚军,也就是京营总督,取代朱纯臣现在的位置,因为朱慈烺是太子,所以叫抚军。

  大明有制,太子“内守为监国,外出为抚军”。

  崇祯沉沉的望着儿子,想了许久,还是摇头:“京营如此糜烂,朱纯臣徐允祯实在让我失望,你做这个京营抚军,原本是合适的,交在你手里,也比任何人都让朕放心,只是……

  我朝开国以来,尚没有太子抚军京营之前例。因此朕不能答应你。”

  朱慈烺心中一沉,看来父皇还是破不了“祖制”这个心魔,赶紧说:“父皇,如今外有建虏,内有流贼,各地督抚总兵却没有几个能为朝廷分忧的,

  连朱纯臣徐允祯这样的世袭勋贵都尸位素餐,贪墨军饷,究其原因,除了能力问题,阴奉阳违,外忠内奸也是重要因素。”

  “若让其他人总督京营,不过是另一个朱纯臣、徐允祯的翻版,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要想将京营练成一支勇往无前,真正对大明朝忠心耿耿的精锐,此重任,非儿臣莫属!

  父皇,给儿臣这个机会吧,儿臣一定不让你失望。”

  朱慈烺慷慨而言,言罢拜首在地。

  崇祯久久不说话,他被儿子的决绝震撼了,想不到弱冠不到的儿子,已有如此的魄力和担当,细细想儿子所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啊。

  那些勋贵再亲,能亲过儿子吗?

  再者,今日检阅京营,儿子已经显示出了一定的将帅之才,比起朱纯臣、徐允祯好像也不差多少……

  双手负后,在殿中来回的走了十几步,武将的阴奉阳违,文臣的有心无力,一一涌上心头,

  忽然一咬牙:“也罢……朕就命你去京营抚军!京营是朕的亲军,朕有这个权力。”

  “谢父皇!”

  朱慈烺激动的都快要哭了,为了这一个任命,他足足准备了一个月啊。

  “但别高兴的太早了。”崇祯冷冷道:“朕是有条件的。”

  “请父皇吩咐。”

  “朕只能给你一年时间,一年之内京营有起色,你可以续任,如果没有,你就老老实实滚回宫中读书!”崇祯帝冷冷到。

  “儿臣遵命!”朱慈烺猛地叩头,崇祯十七年三月,距今不过两年,有一年时间领导京营足够了。

  如果一年之内他改变不了京营,不能令京营变成强军,也肯定是逆转不了崇祯十七年的危局。

  如果那样,乖乖滚回皇宫,用剩下的一年时间谋划南迁南京,找寻可能的生路,就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崇祯又想了一下,冷冷望向儿子:“从明日起,你就随朕一起上朝吧。朕看你志得意满,日渐猖狂,让你早一点知道朝政困难也是好事!”

  “遵旨。”

  这是个意外,比朱慈烺预想的时间早了一些,不过也无妨。

上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下午7:25
下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下午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