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予安丹朱(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_《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全文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雪上一枝蒿的《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见苏予安如此咄咄逼人,林氏不禁看向了苏老太太。
苏老太太不满地瞟了苏予安一眼,然后朝林氏点了点头。
“这事儿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吧。”林氏叹道,“原本江将军没说要退亲,是说要纳你为贵妾,你父亲不同意,非得要江将军说出个理由来。”
“那是何理由?”苏予安问道。
“三姑娘,如何对你大伯母如此咄咄逼人,你失礼了!”苏老太太在上首缓缓地开口道。
咄咄逼人?失礼?哈,未婚夫都被人抢了,你还跟我讲礼?
“祖母,要不予安还是先回去吧,我怕一会儿我会做出更失礼的事情来。”苏予安直视着苏老太太。
林氏不说,自己难道查不出来。…

小说: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雪上一枝蒿
角色:苏予安丹朱
简介:《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予安丹朱,讲述了​晚饭过后,沈窈想着明天进城看看,把手里快到期的票给用了,顺便再去黑市瞧瞧,于是,她就朝大队长家走去。
可能是晚饭时间的原因,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人,很顺利的就到了大队长家,标准的四间青砖瓦房,面积比沈家的院子还要大一点。
“大伯,大娘,在家吗?”沈窈在院门外先敲门喊了几声。
“嗳,在家勒,进来吧。”
“窈窈来啦,快进屋。”沈秋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打开院门就拉着沈窈往屋里去。
沈窈看着一家子还在吃饭,不好意思的说道:“大伯,大娘,打扰到你们吃饭了。”
“窈窈来啦,坐下来一起吃点。”沈国庆跟徐大妮的声音同时响起。
书评专区
我的男友是先知:看似很爽一往无前,砸碎挡在身前的一切,其实看到现在狗屁不是,一点都没有爽感,流于表面的沙发果断,空有力量的小丑,哪里都看不出来强者姿态,空虚的横冲直撞带来一时爽快。精神意志看不到强大,哎
(修真)破戒:本以为是修真,最后发现原来是言情。总体比较轻松愉快,但是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人,反复的穿越、转世 感觉这个所谓比地球开阔不知道对少万倍的地方 实在太挤了。个人干粮
夺鼎1617:其实前期写的挺好,但问题是猪脚都这么牛逼了居然不能吊打野猪皮,你的军舰这么牛逼可以直接在辽东登陆啊至于在中原打来打去还需要跟南明那帮渣渣虚与委蛇吗?千万不能为了睡字数而写作啊忽视自己的剧情设定啊
苏予安丹朱(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_《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全文阅读
《嫁给纨绔后,我在京城横着走》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第12章

苏兆霖是大房庶出,排行第二,虽然已经十八了,但还没有娶亲,原由也简单,不成器!

他姨娘早死,爹不亲嫡母自然也不会爱,就像野草一样长大,人生的目标就是吃饱喝足,这一点和苏予安倒是挺像。

这样的一个人,没走歪路就不错了,还怎么成器。

不过苏予安知道,苏兆霖虽然每天游游荡荡的,但心肠不坏。

“二哥哥到了,早就给你备好了。”
苏予安笑眯眯地从里屋迎了出来。

“这就好,三妹妹你这里的吃食最对二哥哥的胃口。”
苏兆霖说着便歪在海棠树下的躺椅上,“说吧,有何事要找二哥?”顺便还翘了个二郎腿。

苏予安接过丹朱递过来的海棠酥,然后在另一边坐了,递上一杯自己制作的春阳绿:“二哥哥,喝茶!”

苏兆霖吃口海棠酥,又抿了一口茶,皱眉道:“你这茶倒是香,就是没有酒的劲儿足。”

苏予安看了看天色,还没到中午呢,喝酒?

“二哥哥,回头再给你送酒,我有件事想请教。”
苏予安脸上带着最柔和的笑。

“别这么文绉绉的,直说,但凡你二哥哥知道的,对你不会收着藏着。”
苏兆霖说完,又往嘴里塞了一块海棠酥。

“二哥哥可熟悉荣阳侯江家的二公子?”苏予安看向苏兆霖。

“二公子?”苏兆霖端着茶的手顿时愣住了,半晌之后才察觉烫,赶紧放到一旁竹制的小几上。

“三妹妹,你,你这是有什么心思?”苏兆霖坐直了身子,急急地说,“我可告诉你啊,那江小霸王虽然长得挺勾人的,但真不适合你。”

苏予安听到苏兆霖这样说,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原本苏予安还抱着一丝希望,但看苏兆霖这意思,是真纨绔无疑了。

为什么书里女主碰到的都是假纨绔,自己就遇到了个真的,难道自己是个没有女主光环的人?

“二哥哥误会了。”
苏予安勉强笑了笑。

“误会呀?我就说嘛,你不是那等肤浅看脸的姑娘!”苏兆霖重又躺下,再次把二郎腿翘了起来,如果不是天气还不够热,小折扇肯定也安排上了。

“可是二哥哥,我估计得嫁给他!”苏予安一声叹。

“什么?”苏兆霖再次坐了起来,瞪着苏予安,“你不是说我误会了吗?怎地反倒要嫁他?”

苏予安只得把事情的原由说了一遍,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苏兆霖。

苏兆霖虽然不靠谱,但却是个心软的,尤其对苏予安,在他小时候最苦的日子里,是苏予安给他塞吃的塞穿的,后来他干脆直接跑到兰雪居来找吃的。

为这事儿,林氏还给宋氏吃了挂落。

苏兆霖拿苏予安当亲妹妹,听她说完这些,跳起来指着世安居的方向嚷道:“他们俩坑自家的还不够,还跑来坑你?”

“可不嘛,你小点儿声,这事情毕竟没证没据的,回头叫人听见了又来对付你。”
苏予安虽然这样说,但目光却已经冷了下来。

“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不怕他们,大不了不回来了。”
苏兆霖说完,眉头皱了起来,但也知道这事儿恐怕是没办法转圜了,只得骨头里挑肉,颇为艰难地开口道,“其实,这江起云也没有那么不堪。”

也没那么不堪?苏予安再次看向苏兆霖,那究竟是有多不堪?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1:45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3:11